栏目导航

news

www.340877.com

主页 > www.340877.com >

老外凭什么不能说中国好

发布日期:2021-10-21 06:5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除了中国文化本身的博大精深以外,中国经济的活力,中国改革开放的吸引力……如今的中国愈发显示出魅力。

  “漂亮”(beautiful),这是美国媒体《华盛顿邮报》记者达文波特(Christian Davenport)在推特所发照片的点评。

  倒不是对达文波特本人有看法,而是一段时间以来,一些西方媒体的编辑方针也许出了什么问题,按照西班牙埃菲社驻华记者站前负责人哈维尔·加西亚所说,“这场信息战几乎耗光了我的全部新闻职业理想”。之所以称加西亚为“前负责人”,是因为他不久前已经辞职不干了。

  连在美国的达文波特都看到了中国航天的进步,难道在中国的洋记者们当真看不见吗?海叔要说,不是他们看不见,而是囿于所在媒体的编辑方针,或者对华成见,而不得不如此说。

  现在连中国许多小县城的朋友都知道BBC,哪怕他们并不知道这家英国媒体的中文称呼该是英国广播公司。原因很简单,“用BBC的方式”搞“阴间滤镜”,已经成为BBC引起中国不少地方人公愤的原因。

  一个名为“歪果仁研究协会”的UP主道出了真相。在武汉疫情暴发一年后的回访后,“歪果仁研究协会”将视频资料发到BBC视频编导那里。可人家根本不愿意用这些真实画面。如果按照BBC编导的指令去做、去拍,显然有违“对真实事件的报道”这一新闻从业原则。可BBC编导对“歪果仁研究协会”说的话是:“那不重要!”

  在海叔看来,“用BBC的方式”,已经不是BBC一家的套路了。拼接采访回答、放大负面情绪、掩盖真实数据,最终达到预设的报道结论,总之,中国就是不好!这已经成为不少西方媒体的套路。

  更有人索性炮制假新闻,也就是搞一些无源之水、无本之木的勾当。 譬如《华尔街日报》刊发的一篇所谓的新冠病毒“实验室泄漏论”,实际上就是向中国泼脏水。 连美国知名专栏作家、普利策新闻奖获得者迈克尔·希尔奇克都看不下去了。 他在《洛杉矶时报》上发文,对《华尔街日报》发表的文章进行了批驳。

  第一,《华尔街日报》刊发抹黑文章的两位作者,号称专家,但没有一位是经过病毒学专业培训的。一个研究物理;另一个更离谱,竟然是专攻乳腺病的制药商。两个“外行”用4篇在权威学术刊物上发表的论文,拼凑起来,竟然能号称找到了新冠病毒实验室泄漏的证据。

  第二,即便这两位作者所引用论文的原作者,也都对希尔奇克表示,《华尔街日报》所发文章是无稽之谈,“并没有为寻找病毒起源提供任何有意义的线索”。甚至原作者自己都说了,他们更重要的一段话被《华尔街日报》给删除了。原话是“我们不相信任何类型的基于实验室起源的假设是合理的”。

  海叔也注意到,如今中国国内一些短视频栏目,确实多了不少洋面孔。而这些洋面孔,与外媒确实是两副面孔。他们对中国,那叫一个花式夸。他们中,有人一口京片子,譬如曹操。更有人——譬如德国阿福,能把上海话说得特别溜。

  当然,也有人一开口,就令人感到那中文还略有夹生,可说起中国之好来,则事无巨细,娓娓道来。

  不久前,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发表过一篇报道,提到目前活跃在中国 B 站的洋 UP 账号,大概至少有 30 个,这些洋网红,主要来自美国、英国、意大利、以色列与乌克兰。

  这时候,就又有一些美西方媒体为黑而黑了。譬如有外媒称,这些洋网红将“夸中国”做成了一门生意,为夸而夸,甚至形成了产业链。

  第一问,BBC等外媒所谓的在华新闻报道,难道不是产业链?那些“阴间滤镜”之画面,难道不是为黑而黑?而那些洋网红是否总体上夸大其词?

  第二问,那些洋网红,绝大多数在中国工作、生活。如果不是对中国文化有所热爱,或者说在中国,能找到更好的发展前景,他们为什么不呆在自己出生的国度?

  众多洋网红到中国谋发展,只要他们在中国是合法经营的,是对中国人民含有善意的,想来我们没有必要整体上苛责他们。 总体上看,他们的到来,起到了一定的文化交流的作用。

  但海叔也注意到,譬如在油管等海外社交平台,这些洋网红夸中国的视频遭到了一些外国网民的跟帖辱骂。

  在海叔看来,社交媒体,林子大了,什么人都有。对个别言辞过激的跟帖,不要太在意。总体上看,在那些社交媒体上呈现的夸中国的视频,并不像外媒形容的那么不受欢迎,反而是被越来越多的普通外国民众接受和认可。

  当地时间10月8日,美国女歌唱家奥罗佩萨在意大利演出时,由于观众反应热情,于是临时决定返场演唱《茶花女》片段。但由于事先并没有计划演唱这首歌,因此在中间的男高音部分未安排助唱。此时,观众席上一位男士站了起来,放声高歌来救场。

  网友评价——果然,音乐是不分国界的。 事后,这位救场者——中国男高音歌唱家刘建伟如此说: “这真的不能算救场,她对我说的原话是: ‘谢谢你帮助我’。 即使这样,这个行为,在我本人,包括所有学声乐的老师还有歌唱家们来说,都是非常不提倡的! 因为会影响到台上歌者, 只能算是一个追星的小插曲 。 ”

  海叔也注意到,在中国有一支国际歌唱团队——iSING! Suzhou,来自美国、塞尔维亚、俄罗斯、意大利、尼加拉瓜,以及中国各地的青年歌唱家,早在2018年就曾以一曲《我爱你中国》上过春晚。

  如今, iSING! Suzhou 与苏州交响乐团合作,又排演了“火红中国,最美江南”音乐会。不仅有《洪湖水浪打浪》《卜算子 · 咏梅》这样的歌曲,这些老外还唱起了京剧、苏州评弹、黄梅戏。

  海叔要说,能唱地方戏,将之达到演出水准的老外,显示的正是中国文化的生命力、吸引力之强。

  iSING! Suzhou中,来自尼加拉瓜的青年女高音歌唱家马丁内斯说:“我非常喜欢iSING,每一次我都能学到很多新形式的音乐,学习特别的艺术表达形式,接触中国不一样的文化,这对我来说是种非常特别的体验。”

  当然,除了中国文化本身的博大精深以外,中国经济的活力,中国改革开放的吸引力……如今的中国愈发显示出魅力。这,足以令人有信心相信这一点——一些外媒硬黑中国,最终无法得逞!2021年中国反渗透膜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分析 国产企

Power by DedeCms